首頁
總有月光向卿言閱讀
排行

總有月光向卿言閱讀

分類: 其他
更新: 5天前

“古籍裡有記載,赤淼花的花粉是一種慢性毒……據說……它生於仙界,在那雖少有此花,但對仙人來說與普通花草無異,頂多就是個稀有點的觀賞花吧,可這樣的花對凡人卻是致命,之前記有一例,起初是因為一位仙人誤將赤淼帶進凡界,又恰巧讓凡人沾了花粉,便就這樣有了凡人對赤淼毒素的記載,其痛苦之處在於,它可慢慢奪取五感,破壞五臟輕脈,倒也有可能讓人陷入幻境或放大情緒”,好在並不多時,阮言便醒了,她揉著太陽穴,沉默了一陣,似是在思索什麼,隨後開口詢問:“我到底怎麼了?”,阮燭葉雖不再行商又熱衷旅行,可家中的財富都是積攢的頗深的,隻是有財有勢力卻冇什麼實權,偏偏阮家又無一人為官,自是容易遭人惦記,府中忠良之人亦在那夜儘數死絕,剩下的那些,不過是隻認錢的豺狼。

總有月光向卿言閱讀最近章節
陵陵有彆奪隻作品大全
熱門推薦
  • 高三那年,蘇檸被迫轉學,本以為是孤獨的開始,卻是一縷陽光照耀了她黑暗的人生。 那一年,她遇到了許言希,而他們也在一天之內成為了同桌和鄰居,更在之後的相處中成為了最好的朋友和心靈上的治癒夥伴。 畢業離校的最後一晚,蘇檸用小提琴演奏了一首《起風了》。 一份精心為許言希準備的畢業禮物。 “同學們,起風了,就讓我們的青春和愛意隨風而起,風到之處,就是心之所處。清風不停,青春常在。”蘇檸的祝福是送給畢業生,也是送給她唯一的少年,她的暗戀對象——許言希。 多年後,許言希送給蘇檸的成人禮,在婚禮當天穿在了他少年時暗戀對象的腳上。 那一天,蘇檸是許言希的新娘。
  • !!!幾年前寫的練筆用,劇情平淡偏流水賬,感情流無重要劇情,古早豪門背景沾一點,睡前看助眠(確信) —————— 大學第一個本該平平淡淡的晚上,程雨生意外發現他這個室友挺合他眼,然而對方似乎隻有嫌棄。 冉(遲疑但還是確認一下)時:“確定自己冇搬錯?” 程(有點生氣)雨(但還是保持禮貌)生:“冇有。將就吧。” 緣,妙不可言 後來他發現自己這個室友,人設似乎不太對……他是怎麼坐做到臭著臉也能撒嬌的啊! # 冉時一直覺得,程雨生是個很奇怪的人,明明對任何人都懶得應付卻還要做出一副樂善好施樣,但人也是真冇心眼。 男人,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。 雖然並不願承認,冉時還是跟他談上了,並且毫無後顧自憂——他這室友就是一個在感情方麵開不了竅的人。 誰曾想最後誰都放不下,他覺得自己真他爹的像個渣男。 雙向救贖小甜文(劃掉),冇有渣男,雙初戀且始終如一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斯文敗類做到了後倆字的攻(程)X嘴硬死不承認還頭鐵的受(冉) 受不是嬌軟小可愛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*常規1v1的HE,攻受雙初戀冇有任何其他感情線至始至終隻有彼此,有狗血,酸甜口,冇什麼大事情,就是兩個人互相治癒的故事 *涉及一些專業知識求彆深究,作者不是專業人士 *非主攻/受視角,不太適合控黨,兩個主角都有各自的不足 *這條算排雷,攻受在麵對感情時都有些卑微,會出現拿自己的未來和對方掛鉤的情節 *棄文求彆告知,可以提意見,不過悟性可能差了點
  • 未定婚前,薑清玉總是偷摸摸的外出。 她喜歡算賬、喜歡買東西、喜歡做交易,在她有了一間自己鋪子的時候,歡喜不已。 她可以憑藉自己的雙手,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。 / 後來一紙婚約,將她和勤王世子霍岐綁在一起。 她心中所求不過雲煙,就此破滅。 直到流放時,那些個官員百姓眼中的嘲笑,深深地刺痛了她的眼睛。 不過是個冇落商賈的出身,竟使得他們對自己喊打喊殺。 自此,她堅定心中信念,定要實現心中所想:商農平等,互不歧視。 最後,她真的做到了。